關於部落格
居家室內設計
  • 15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3家遠郊品牌盤開盤均是熱銷

  人物   牛克乾,最高人民法院刑事審判二庭審判長、法官。2013年7月,作為中組部第7批援藏幹部入藏,擔任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副院長。   □本報記者廖衛華   “現在開庭!”伴隨著略帶河南口音的普通話和重重的法槌聲,身著法官袍、手持法槌的牛克乾在西藏自治區高級人民法院1號法庭宣佈開庭。作為西藏高院的副院長,10月17日,他擔任審判長開庭審理了一起蟲草詐騙案。   關於案件本身,人們或許並不關註。而10月17日這一天,註定要載入牛克乾的法官從業史,或將載入西藏高院的史冊。   “這是我從事審判工作16年來第一次開庭,我要感謝援藏,給了我人生的第一次庭審經歷。”在近日接受《法制日報》記者採訪時,牛克乾略帶興奮地講述起自己的故事。   當法官16年第一次開庭審案   今年40歲的牛克乾,2013年以最高人民法院刑二庭審判長身份援藏,任西藏自治區高級法院副院長。到西藏後,他積極推行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力推新型合議庭,讓院、庭長重回審判一線,做到“讓審判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   10月17日的那次蟲草糾紛案的庭審,完全在他主導下完成。他也是目前西藏自治區高級法院中唯一一位參加庭審的院領導。   開一次庭確實很累,要提前查閱所有案卷材料,要對控辯雙方的事實和證據做分析和比對,在開庭前要形成一個初步判斷。在庭審中,要完成刑事案件的法定程序。“這是一個特別費心費力的活。”牛克乾說,由於行政事務纏身,最近這些年來,西藏自治區高級法院的院領導幾乎無暇參加庭審。   “作為院領導參加庭審,其實是一個示範效應。”1998年從西南政法大學碩士畢業後進入最高法院刑一庭工作的牛克乾,在職拿下了北大的法學博士,並正在完成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的博士後。“我國是二審終審制,刑事案件基本很少有到最高院二審的,一般的大要案都在高院消化了。”為此,牛克乾在最高院刑庭的16年,一個案子都沒有審過。“說真的,到西藏來開庭,算是圓了我的庭審夢。要不然別人會說,你一個案子都沒有開庭審過,還算法官嗎?”   10月17日的庭審效果非常好,對刑庭的其他法官是直接的影響和生動的培訓。“平時你講課培訓再好,都不如到法庭上直接開庭對法官的示範效果好。這也就是老百姓常說的‘是騾子是馬,拉出來遛遛’”。   通過那次庭審,他分管的刑庭同事們對牛克乾的審案水平有了直觀的認識,一位法官告訴記者:“牛院長是最高院的大法官,又是北大博士,確實不一樣!”   從今年11月以來,西藏7個地市、西藏高院的業務庭的院長、庭長們出庭審案的比原來多了很多。   優秀庭審模板下發基層法院   如果說院長、庭長出庭更像是做示範,那麼評選優秀庭審作品則是給西藏的各個法院的庭審樹立“標準”。   今年8月以來,牛克乾分管的刑庭在西藏全區開展了一次優秀庭審的評選活動,經過3個多月的準備和初選,最終,山南地區乃東縣一個少年法庭送評的“被告人劉某某以危險方法危害公共安全案”等5個庭審作品獲得一等獎。   “乃東縣少年法庭採取了圓桌審判的方式,體現了對未成年人的人文關懷,而且藏漢雙語審理,程序非常規範。”牛克乾說,這些優秀的庭審光盤,自治區高級法院將會做好點評,作為審判模板一併發放給各個基層法院。   “西藏和內地有很大不同,一方面,法官底子薄,業務水平相對低;另一方面,西藏幅員遼闊,庭審標準各地不一樣,很難做到統一和監督。”牛克乾說,通過讓大家參加評選,將基層院大家身邊的優秀庭審標準作為模板,供基層法官們學習、觀摩,這樣更直觀、效果更好。“下一步,西藏高院將舉行一次培訓,將各個基層法院的刑事審判法官組織起來,觀看優秀庭審,現場討論”。   推進制度化建設和司法公開   作為中國應用法學研究所的博士後,牛克乾是一名典型的學者型法官。在他的辦公室里,整面牆擺的都是各類法學著作和法律工具書,就連辦公桌也堆滿了各類法律書籍和資料。記者瞭解到,他合著或參撰的法學著作有10餘部,在《法學研究》、《法律適用》、《人民司法》等刊物上發表學術論文及案例評析文章50餘篇。   到西藏後,牛克乾充分發揮了他理論功底扎實的優勢,為法院制度化建設做了很多推進。今年一年,他先後制定了《關於規範刑事審判案件流程提高審判效率的規定》《關於刑事專業咨詢委員會的工作規則》《死刑案件中刑事附帶民事調解的若干意見》《關於在互聯網上公佈裁判文書的規定》等規章制度。   過去,由於沒有審判流程的規定,一個案件在審判員手裡會拖到審限的最後一天或者倒數幾天,等到庭長著急來催問,審判長才趕緊“臨時抱佛腳”。或者,有的案子在審判長手裡一壓很多天,明明該上審委會的,最後等到審委會來催,審判長才想起要辦。《關於規範刑事審判案件流程提高審判效率的規定》規定了小審限,從審判長到庭長那裡多少天,庭長到分管院長多少天,院長到審委會多少天,都有明確規定。“誰違反了,誰就要追責。”實行了倒逼機制後,現在很少有案件會拖審限。   最高院去年提出了裁判文書等“三公開”的要求。而在西藏,目前很多地方連網都上不去。“但是公佈生效的裁判文書勢在必行,體現了我們司法公開、取信於民的決心。”牛克乾說,為此,他主導制定了《關於在互聯網上公佈裁判文書的規定》,要求自治區高院今年做到法律規定允許公開的生效判決一律全部公開。按照規定,2015年,全區50%的案件要公開,2016年,全部案件都要上網公開。   法官深入田間地頭析法說理   牛克乾清楚地記得,自治區公檢法共同討論那曲的一起重大黑惡勢力案件時,原先公安部門按照有關領導批示,將案件定為黑社會性質案件。“我在參與討論的時候,從法理角度分析了事實和現有證據,認為這起案件不夠定黑社會性質,應該定惡勢力犯罪。”討論會上大家各執己見,第一次討論沒有結果。後來,經過幾次討論,原先持不同意見的同志也認同了我的觀點,最終這個案件被定為惡勢力犯罪,犯罪嫌疑人一審沒有被判處死刑。   “來到西藏後,我有個特別突出的印象,很多案件法官們深入田間地頭,向群眾做了大量析法說理的調解工作,為依法治藏提高了堅強的保障。”牛克乾告訴記者,西藏從2011年開始推行的黨員幹部駐村制度,夯實了群眾基礎工作,普法進入到村居一線,老百姓法律意識增強了。數據顯示,2014年比2013年,2013年比2012年,刑事案件發案率都大幅下降。   “刑事案件大幅下降的趨勢也印證了西藏正在推行的駐村政策是正確的。我們的幹部離群眾越近,犯罪就會離我們越遠!”牛克乾說。   本報拉薩12月28日電   (原標題:“感謝援藏,給了我人生第一次庭審經歷”)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